潘永年:水位上升度少过4%‧或进入水源紧急状态

118次浏览
潘永年:水位上升度少过4%‧或进入水源紧急状态(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2日讯)大马水源与能源消费者协会(WECAM)总秘书潘永年披露,根据雪州水供管理局(LUAS)数据显示,雪兰莪水坝在5月的水位还没达致安全水平,加上6至7月是干旱期,因此不排除政府会在这段时期宣布进入水源紧急状态。他说,即使国内有降雨情形,但水坝水位还是无法达到理想阶段,水坝水位的上升度依然不超过4%。“水坝水位还没升致安全水平,目前还在配水计划中,依据上述种种情形,虽然不能断定一定会进入紧急状态(水源),但政府会宣布进入水源紧急状态的机率非常高;因此,我们呼吁政府在宣布该状态时,向人民公布紧急状态的内容,及政府会採取甚幺样的行动和计划。”潘永年週二在大马消费人协会联合会与大马水源与能源消费者协会,针对水荒问题联合召开记者会时,如此表示。出席者有大马消费人协会联合会总秘书拿督保尔西瓦、拉娜蒂威与水务论坛组织(水源与卫生组)资深执行员努莱妮。他说,虽然气象局不断进行布云造雨工作,但碍于雨水没有集中水坝,导致出现反面效果。无收益水达36.4%“雨水都是集中在城市,国内并没有如新加坡的城市般拥有一套集合水量的系统,能将流入水沟的雨水排进输水隧道,再通过隧道排入滤水站之后流入水坝。”他提及,政府在实行配水计划当儿,应先关注国内面对的3大课题,即无收益水、消费者使用大量水源与水源污染问题。他声称,大马无收益水自1998年水荒开始至今,受到相关单位没有良好管理及陈旧水管导致无收益水在输送过程中白白流失,造成无收益水仍处于36.4%水平,即每100公升被水务员处理后的净水,当中就有36.4公升白白流失。沖厕凈水量佔23%“因为无收益水处理费用庞大,以马六甲实行配水为例,该州进行水供重组后,当地政府共耗资一笔庞大金额重新换全长50公里的水管。”他说,研究显示,国人用来沖厕的凈水量就佔据日常生活中的23%。”潘永年声称,政府应加强人民对省水醒觉和意识,并延长教育国人省水运动或计划时期。“早前政府常举办“爱护河水”与“省水运动”,但都只停留在表面,而且时期太短,政府应延长与加强国人对省水的意识,教导国人勿浪费水源。”促公布谁支付收购水供款额潘永年提及,政府应公布雪州政府收购4家特许经营水供公司的96亿令吉献议价格由谁支付。“因为这不只是州政府权限範围,这笔钱涉及纳税人的钱,已关乎到全国,我们认为政府有必要看让人民知道,是中央政府或州政府支付款额。”另外,拉娜迪威透露,大马身为热带雨林国家,出现水荒问题让人难以置信,我国自1998年爆发水荒问题后,政府似乎没有从中吸取教训,主要原因是政府管理不当所致。她声称,大马雨量充足,照理不可能出现水荒,最大因素是管理不当,当然不排除政治利益因素。“现在连太平也闹配水,一个国内最多雨水量的地方也会实行配水,让人难以置信,澳洲一个干涸的国家都没有面对水荒问题,明显是政府在管理方面出现偏差。”应先解决水源污染问题努莱妮提到,水源污染是国内一大问题,与其管制地下水源,政府应先解决国内水源污染问题。“目前国内还有5千兆立方米的地下水可供使用,但国内河流污染问题依旧无法获得解决,试问若某天地下水被污染了,政府又要如何管制地下水源?”她说,根据2012年环境局水质污染调查显示,大马水源水质共分四级,即第一级(非常乾净)水源,第二级(需一点处理)、第三级(深切处理)至第四级;第一级水质只有18%,国内频繁使用的是第二级别水质。她提到,政府有必要针对上述问题,採取必要行动与执行解决方案。国人愿缴水费须视乎水质询及国内面对配水方案,水供价格会否调涨一事,拉娜蒂威表示,国人基本上都愿意缴付水费,根据协会调查显示,大马共有70%住家有安装滤水器,确保他们的水源水质受到保护,因此水费就视乎政府是否能提供与水费相等的水质给消费者。“大部份消费者都有在住家安装滤水器,一个滤水器几乎要价5000令吉他们都捨得给,这些还是要视乎政府是不是能提供与水费相等的水质给他们。”另外,潘永年提及,虽然早前中央政府建立乌雪冷岳2滤水站,以解决国内水荒问题,但他认为这项工程只是短暂方案。他指出,冷岳2滤水站原订于2010年竣工,但受到种种複杂因素与政治利益因素,造成工程展延至今,令消费者受到影响。冷岳2滤水站不能治本他续说,冷岳2滤水站只足维持至2027年,若我国再度发生水荒问题,政府就必须再拟出更多相关方案或工程来解决水荒问题,等同没完没了。他声称,目前雪州政府落实的配水方案也不一定“照盘”实行,因为一些应该受配水影响的地区反而没有受影响,部份甚至发生水管爆裂问题。“例如过了两天配水期,第三天应该有水,却没有水源来临,部份地区甚至长达一週没有水供。”前总警长:恐争水源酿杀人前全国总警长韩聂夫认为,国内发生制水也会影响国家公共安全,因为人们可能为了争夺水源而吵架,进而杀人。他说,大马拥有热带雨林及充足雨水,依然发生制水问题,连雨城太平也要配水,长久下去难保人民日后不会发生冲突,就像一些国家争夺能源而打战一样。“国内多少森林被非法砍伐,从不见有人被起诉,这代表甚幺?因此我担心,这会加剧人民反政府的意愿。”他声称,大马一直以来都是和谐及安全的国家,但最近发生阿拉字眼风波及改教风波,已导致宗教间的冲突,并影响了公共安全。韩聂夫认为,另一种影响公共安全的问题是民联在第十三届大选赢得大多数选民手中一票,佔较少支持率的政府以智慧去解决问题。他补充,贪污及毒品问题也深深影响公共安全,虽然警方努力取缔及充公无数毒品,但是毒贩会贿赂警察,以便拿回货物,继续贩卖毒品。【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久旱闹水荒】‧2014.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