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永强:过度渲染中资非大选决定性因素

155次浏览
潘永强:过度渲染中资非大选决定性因素

(槟城13日讯)马来西亚华社研究中心学术主任潘永强博士说,虽然来届大选或许会有中国因素所引起的政治效应,却非决定性因素,其影响被过度渲染。

他今天在槟州老友联谊会配合10週年庆所举办的“第14届大选:谁主沉浮?”讲座会上说,坊间流传习近平访马和来届大选日期之间的关係,过度渲染中国因素对大选的影响。

“其实华人和马来人对中国因素有不同观感。土权或诚信党会不断提醒马来选民纳吉‘出卖国家主权’和影响马来人权益,造成对中资的负面观感。”

他说,大马向来对外资採取开放态度,中资被一再提起是因为它来得太快且资金庞大引起效应。巫统精英向来亲西方,中资的快速注入让他们深感焦虑。“中资都投注在策略性的项目上,例如铁道、道路等建设,有利于中国军事利益或其在东南亚区域的地位项目,中资有必要反省其速度。另外,这大笔的资金,恐怕未来将对我们子孙带来债务的代价。”

巫统精英亲西方

槟城研究院政治分析组主任黄进发认为,下届大选的战场在半岛,因为砂拉越是国阵定存州的地位短期内不会改变,反倒是沙巴暗潮汹涌。

他说,目前国阵和反对党在半岛的席位分别是85和80,几乎平分秋色,要是反对党能在关键州再赢数十席,就有可能带动东马政局,下届大选变天是有可能的。

他说,另一个变天的决定性因素是华人的投票率,大选最有可能落在明年3月之后,因为那时正是华人返乡过年后不久,又各自回到工作岗位,那时会降低华人返乡投票的意愿。

他认为,华人票回流国阵的可能性低,他们却可能基于不满希盟或对政局感到失望而不出来投票。那些不受情绪影响而出来投票的投票者,就会变得极有价值。

“从选委会有系统性地阻碍华人登记为选民,以及网络军团刻意鼓吹不投票的趋势,就可看出华人的投票率是多幺重要。”

他说,马来人和华人的步伐不一也是导致无法变天的重要因素。他认为反对党须有愿景,提出一个让各族都有安全感的“变天盟约”(Transition Pact)。

“若票数变太多,马来人会害怕失去现有的优先权和地位,而不敢换政府;变太少,华人也不会渴望换政府。”

他说,反对党过去一直採取“模糊性策略”,也就是“只问明天,莫问后台”,不敢针对一些结构性和较为敏感的课题提出改革的建议。

“我建议分两步走。首先,针对经济(主要是新经济政策)、语言和教育,以及宗教和生活方式等议题只做微调。这样至少各族不会因为害怕失去现有地位而害怕换政府。这些争议性的项目,人民需要时间协商,我认为可以给大家一届时间去达到共识,这是第二步。”

“至于应该先做出改革的是体制上的和有关公共检查方面的项目:1.言论、集会、结社、人身等基本自由;2.选举、国会和内阁改革;3.权力下放给州、县市;4.司法与检控改革;5.善治与行政中立。”

“走得太快(一下子改变太大),走不成;走得太谨慎,就没有意义了。”

来届大选是关键

变天不成 烈火将熄

潘永强说,来届大选将是我国政局改变的关键,要是这次变天不成,那烈火莫熄的努力将宣告结束,接下来10、20年也难以变天。

他说,反对党除了提出的政党轮替,其他改革的愿景已日渐模糊,尤其在跟敦马合作后,维持的只是反对党的框架,改革愿景似乎瓦解,也让在反对党心中有“原罪”的敦马,对反对党产生负面观感。

他认为,这保守的结盟会成为我国一党独大后,未来转型正义的阻力,而这是旧巫统时期敦马所遗留下来的。他认为反对党结盟的最大赢家是在敦马。他提出,政党政治不是唯一可以赖以改革的寄託,唯有壮大社会运动和公民社会,包括华教运动作为制衡政治的力量,才能找到社会变革的出口。(CYL)

杜乾焕:赢取民心

关心中下阶层经济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杜乾焕博士从经济角度探讨对来届大选的影响,他说,若能关心中、下阶层的经济课题,就能赢取人心。

他认为,国阵的官方统计展现我国经济表现不俗,事实上国阵採取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导致贫富差距增加,平民百姓承受极大的经济压力。

他认为,贫富差距引起的民怨有利于反对党,但目前未见希盟有全面的经济宣言,只会说出一些废除消费税之类的民粹政策。

他说,希盟的意识形态似乎也离新自由主义不远。今早槟州老友联谊会新任理事也举行宣誓就职礼,监誓人为会务顾问杜乾焕和法律顾问谢嘉平。